美好愿望

      뚒 在天成象,镂在地成形,四象街每年有四大传统쒩节日,暨上、中、꜒下三元⳦节和艧冬节휫,据传,四象街便是由此而得名,当然,ಃ其确切缘輦由,如今也不知是何端的。

      四象街每㾕逢四大佳节都会举办为期一礼拜的大型庙会,无数游客不辞劳苦千里迢迢慕名前来观摩凑花销,来访宾客都会入乡随俗带起面具,至于从什么时候沿袭的习俗ﰆ,今日已是无从考证,所以四퓉象街又称之为鬼面街,鬼面街和鹓鶵街大同小异,㌩只不过全部居民皆是芋头化为人精,所有食谱,药材,小玩廛意,小首饰皆是芋艿制成,因此,街上出家游ᦜ历的僧道也颇为不少。癠

      ⢞四象街相比鹓䞢鶵街地势较为崎岖上扬,街道依势而建造,土街,土房子,土围墻随处可见,虽地处洞穴,屋室,阁楼,庭院设计极为精湛,᳊颇费功夫,画栋雕梁,飞角交错,重檐相间,在长明灯的映照싴下宛如白昼,唯有湿气的味道善羶意地提醒着宾客此时尚身处洞穴之中。

      ɍ 虽然在鱼精面前买鱼肉还是正常,毕竟大鱼吃小鱼,小鱼此虾펢米,已是自然法则,人੆界皆习以为常,但是在芋头街吃芋圆却有些诡异。

      老板摸着长駱长的芋头答道￁:“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,这本来便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……闲쳰话少说,客官,这是你꜡们点的鲜炸芋团子和奩芋头稀巴饭,凉了就不可口了。㈒”

      Ḧ 鲜炸芋团子ﶶ是用芋头捏成球形物状,再裹上红薯粉黏成球形,춐荡于油锅里上下䦟翻滚,出锅时候便上了金装,趁热沾点特制酱汁,外脆内软,甜中带辣,世俗罕有,不可不试。

      芋头稀巴饭则是由芋头磨成浆찣糊状,往上面洒些地豆仁,芝麻粉,红枣,蜜饯……配菜不拘,适口即可,用勺子将配料捣⚮碎댤融入芋饭ꑤ之中,清甜可口,正好将芋团子的酸辣味稀释。

      “店家㠯,听闻你们家的芋头包天下一绝。”韩水谣问道。

      “那是,我这就给客官来一篮子?”说罢,便端出一打香喷喷的芋头蚆包子,黎疏绵问道:“老板,你们整天吃芋头不乏味吗?”

      ⥀ 老板笑道:“小姐有所不知,我们都是吃柴肉。”

      “什么柴肉?”

      “就是꧗你们过ᅹ身后埋于土中的肉,佛教之中有规矩,诸余罪中,杀业最重,道教亦有警语,一切众生,含气ﻬ以上,随飞蠕动之类,皆不得杀。蠕动之类,无不乐﹀生,ൄ自蚊蚁蜓蛐,咸知避死븭也,主也说过,

      所有活着的动物都可以作痴你们蜺的食物,我把这一切都赐给你们,好像我把青菜赐얠给了你们一样,唯独带着生貛命的肉,就是㧂带着血的肉,你们却不可吃……岂不闻六道轮回,吃斋之徒,死后必然成为花果树木,吃荤之人,死后猪狗牛羊无疑,所以我辈吃柴肉,一来可以加持修为,二来若是寿暨命终结,轮回之后亦可为人,否舍去修形功夫……”

      黎疏绵听得一愣一愣的,难道一世人吃芋头,下世轮回便是芋头不成,难道轮回是因为今生所吃累定的?㝝那么来生十녡有八九便是无色无味的菌类了?瞬间觉得口中饲料无法下咽,喉咙有些干咳,倒杯茶水,发现连茶水都是芋头磨制成的,味道异常ウ甜腻,喝完更觉口渴。

      一行人便往渡口而去,渡口并无关卡,因春雾缭绕ﳽ,近期所有轮渡悉数停航,滞留的渡客黑压压的埋成一片,惹得周遭酒肆大肆抬ぎ价,群众虽破口大骂还是乖乖递上银两,求ꮎ得安身之所。

      子华觉得身体仍有不䑘适便回房歇息等候,黎疏绵有些困乏也就不想出街,姜朽禾本来要쬘和韩水谣同去瞎逛,无奈被店中温泉吸引,和小逃⪤一踏入仙境便难舍难分,韩水谣也乐得清闲晃悠悠的闲逛。

      韩水谣喜欢将风土人情记录下来,近些年走遍大江南北ꉇ,写的东西也越来越厚,对积羽沉舟这个辞藻也솲越来越深有ᅐ感触。

      䟝 芋头街쟿和坊间街市大同小异,千篇一律,并无什么好看之处,左不过些卖小吃土特,衣裳玩具之类的店铺。她看了看南宫紫阳留下ᆞ的地图,见芋ࢼ头街上䤬面标注着一个武器符号,其上写着:百歲坊(蒼陽鴛鴦鉞)

      “哦?百岁坊줆,可不是那儿?”卖糖画的店家指着一个歇山式风格的木式建筑耸立,所谓歇山式指的是两坡顶加周围廊形成的屋顶式样,由一条正脊、四条垂脊和四条戗脊组成,又有九쿷脊殿的称谓。

      衪 百岁ꚋ坊,气派而不瘄张扬,静谧恬淡,一派书香模样,教坊前一个懒散干瘪的瘦老头坐着交椅貌似把守着院落,虽然昏昏欲睡,手中的蒲扇还是潜意识的缓缓摇晃,突然咔哒一下,头一点,回过ᙟ神来,看到韩⯿水谣,哼了哼鼻子,指了指朝门道:“进去么?”

      韩水谣推开垂花门,没想到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宫殿外部居然只是门面,内鹒部赫然是一个石洞,石洞不大,甚为简单,⅟唯有一洞口,被水帘遮住,显然是要穿过水帘,她伸手一轫触,感觉甚为凉爽,便快步迈进,公然又是二进石洞,刚踏入洞ḍ中,便听到雷鸣般䏉的响声,洞中只有一狭窄过道,石洞的㓬外部㴒,㊾水瀑直下,万练飞空,周遭石板被磨得晶莹如玉,流水劈石崩染钻出喷泻而下,捣珠喷玉,气势磅礴,自然造化真是神工鬼斧,确是远古皽仙家神器无疑了。

      韩水谣렫自然不知道,若不是有缘之人뼐,便被挡在第一重水帘之外,任你功力无边,也是徒然而返,把门的老头活久见,见뷩那小丫头悄然无声半晌毫无动静,刹那惊醒,赶忙入垂花门去探,却韌哪看得见半个人影,顿时冷汗直冒,擦了툃擦眼睛,前去触碰水帘,被水帘反弹的白光震得“啪”得一声飞扑在地彛,叫苦不迭。

      娵 水瀑过于爆裂,韩水谣也不晓得水帘之后ꅓ是否为平地,便咬牙一撞봥,还好她早有准备,䨯做好入水姿态,果然,下面是一深潭,她挣扎了␙几下,耐忍住落水剧痛,勉强抓住潭面水中滋生的㰡藤蔓,顺着水流到了岸边。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