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冒险悬疑>

      严暮枭的瞳孔不受控制的缩了缩,差点来个平地ꆯ摔,稳了稳神,

      撢 “╠你你你……说什么?”

      “我说,咱矖俩领证,现在。”

      Ѽ ﬗ “或者明⊣天。”

      前二十几年都没受过什么惊的枭哥,今粮儿着实有些缓不过来神。自己暗恋多年的姑娘突然表了白,然后一天之内还求了婚,这个冲击已经不能用正常脑运量思考。

      眼里酝酿着难以置信的思绪,深吸了一口气,郑Ʊ重的问:“你䕖确定?”

      “当然鹒,你不愿意……”姑娘微微有些犹豫的看着他。

      “明天早上8点,我在门口等你。”快速截断了噮季凌的话。虽然表面绷着즐脸,但严暮枭眼里的喜悦满的像是要溢出来。

      湢 “我,先走了。”怕自己若是做出什么过分的举动会吓到他的小姑娘,严暮枭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,冷静自持的朝门口看了看开口。

      不等小姑娘反应,确定她站好后,྽松开她的腰。快步走出公寓싓,关上公寓门,走出很远很远。回头跟뷸做ꚹ贼似的看了眼小㏛公䵹寓的方向,确定已经看不到公寓的门了。

      这个在母亲面﵏前从来严肃认真不出一点错误,稫在外人面前从来玩世멇不恭处变不惊的枭哥趴在电线杆ꮾ子上,抖着肩膀,满脑子他殉家小姑娘那句“我们领证吧,我们领证吧……”,笑得肆意而欢喜。

      缓缓抬起头,秋末的季节,树叶子被风吹的簌簌作响,ꥇ在这万物生命趋于凋零的季节里,严暮枭心头多年默默浇灌却漢毫无起色的小树苗瘤终于被一阵春ﻻ风吹过,野蛮生长,再无束缚。

      䤣眼睛里透첰着星ૄ星点点的뤛光,被缓缓下落的夕阳映衬的格外灿烂生辉,嘴角带着久久不散的笑意。

      他抬着轻快的᭚步子大步往前走옫,媽很傻的朝身后的夕阳挥了挥嚫手,傻傻的想,他终于可以紧紧抱住他的光明了。

      小公寓。

      季섉凌回想着端着脸走的严暮枭,总觉得,她这是有什么爯东西追着他吗,还是她长溵的太吓人了,着急成那样,狐疑的挑了挑殌眉。퇣

      粗线条的凌爷并没有뽺意识到这一天之内,又是表白又是求婚的,就是心里素质再硬,多少得有抗个缓和过程。㦃

      上楼洗了澡,换上可可爱爱的睡衣,抱着床上的狐狸公仔仔,睡귗觉。

      “呲啦~”,一量深蓝色的兰博基尼ୠ被迫停了车。

      “枭哥?你这是,散步?”谢黎本来开着车准备带着今儿刚认识的美人儿去海洋馆浪漫一下,谁知道,在高速公路上看到了他平时能躺着绝对不坐着ꘟ,能坐着绝对不站着的枭哥在但、散、步?!?关键他妈还操着一䄐脸傻逼的笑容。

      这是严暮枭?不不可能,内心表示很是嫌弃。

      但眼前这个有点缺弦的人,顶着一张绝对不会有人能重的脸的栖严暮枭确实,是他家枭哥。

      榄严暮枭回头瞅了一眼自飵己走过来的路,确实有点傻缺嗓,趹定了定神色,“我忘了我是开车走的,走的时崿候也忘了开。”

      明显不信的谢黎怀疑的瞅着他,“那,枭哥你现在是继续走?还是?” ᥨ

      开了后座的门⌅,坐了进去,“当然是你送我。美女,不好意思了,可能得耽误你们家谢黎一点时间。”

      副驾驶上的姑娘回头看了看严暮枭,眼里浮现惊艳,却也知道这是她够浦不上的人,倒不如留个好印象,温温婉婉的笑뉤了笑开口:“没事,枭哥是去哪鵷?”瘮

      “墨园。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城郊墨园门口。

      膜“两位,我就先走了,祝䪞你俩玩的开心。”

      ꤄“哥,走了。”谢黎开着车离开。

      严暮枭把脸上的笑容收了收,先去自己的院子里洗了个澡,换了身衣服,迈步朝大厅走去,这会儿,人应该都在厅里用餐。

      走进厅内,老爷子坐在主位,左侧为大儿子严明礼和大儿媳妇季兰,然后是老爷子的㞸三儿子,严明卓,右侧的第一匲位不是老爷子的儿子鈒而是他的长孙严弈,然后依次为二儿子严明义和二媳妇刘媛。而他,自然是坐在右侧的末位。

      됶 装模做样的把屋里的人都喊了一遍,默默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。ⷑ

      象征性的吃完了这顿饭,老爷子欲言又止,但到底没说什么,饭局以沉默开始,Ḛ以沉默结束。 䟉

      ꆝ饭后,严暮枭拉住母亲的胳膊,“妈,我髗找你有点事。”慺

      刘媛笑了笑,쟜温和道,“好啊,走走走,去我那儿,我也有好一段时间没见你了。”

      “明哥,那我先和暮枭ୂ走了히。”严明义点了点头。

      싢严暮枭一路跟着母亲来到父母的房间。

      㐚 “妈,我要用一下䚶户口本。”直接简洁,没一个多余⼂的字ﻩ。

      蛌ປ刘媛笑眯眯的看着他,没说话。

      严暮枭看着母亲的反应,ࠜ刚想开口。

      ꃲ “枭儿有喜欢的人了?好,等我一会儿。”

      望着母亲转去房间找户口本的身影,严暮枭的背部紧着一层冷汗,被风一吹,打了个激灵。

      几分钟后,严母拿着暗红色的億封皮的户口本橣过⇑来묂递给他,严暮枭接了过去。

      刚准备走出房门,“宝贝,你要想好,我不会管你要娶谁,我只希望你在做决定之前想清楚,你是否有足够的实力去保护那个女孩뽯子。”温温弱弱的嗓音穿来,透过空气,刻入脑海。

      严暮枭跨出去的諾脚步骤停,停顿片刻,一字一句的说:“知道了,母亲放心。”

      从房间出来的那瞬间,严暮枭深深吸了口气,缓缓吐出。

      “宝贝,宝贝”多么亲柺昵的称呼,可他上一次听䓅到⋫的时候,是在什么时候啊,眼角带了几分嘲讽。

      喸夕阳西下的黄昏,小小的严暮枭攥懶着手里的小刀,看着染着血的双手,眼中久久不散的恐惧。宼那带着罪恶的鲜血昭然若揭着他的罪行,尽管他衉是被迫的。坐在那个小公园的䬅台阶上,回不抎过神来……

      ૓ 闭了闭眼,掩了眼中显现的血色,脑海中浮现了季凌的汩影子,嘴角无意识的勾起了微小的弧度。䛆捡起零碎的心情,带着期待的朝前走去。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