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然这也是她故意为之

      这回,这支杂乱的队伍到达了山海关,ﰻ山海关守将白真思前来迎接两位几ࣂ位使臣。

      一番客套过筇后,超勇伯觉得商人们实在太乱了,不但不好管理,容易出事不说,而且到了神京城还会丢了武帝国的颜面。

      温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,于是派人过来登记整顿,然后才能出境。负责숨这项临时差遣的鸿胪寺属吏一个商队一个商队地勘验。

      那些皇商衠都是家里︫后面有背景的,不然也不能得⾝到这ࠪ个头衔,所以只能老实登记就算了。那些各大贵族家族的赶忙拿出自家的标识,这也不好得罪。

      而其他的富商们就倒霉了,虽然平时不少剂上供给权贵,但是只能⌑够保偵证在国内平时不出事,现在是县官不如现管,勪只好给这些小官吏们塞了不少好处。

      轮到寺潭叶的时笽候,小吏们也是客气些的。“你们是哪家的?”小吏྅得首先问问,不然有冒襹充的就不好了。

      寺섇潭叶连车都不下,刘彩把文书号牌什么的都拿出来,递了过了去。

      “会宁府叶家人,在铁利府当着皇商的差使。”刘彩一边说道。

      小吏没有听说过有一家叶家的,心里觉得疑惑,多半有ꐳ问题。接过来一看,还真是,内务署的蓣文书是真的。

      看来是自己枦孤陋寡闻了,铁膨利府那人烟稀少的地方,还真没谁关注。

      “好了,把్你们的人手、车马什ࣩ么报一下。当家的是谁?믞不要有违禁的兵器什么的。”小吏把东西还给了刘彩,提醒道。

      刘彩接过来放好,“是,我这里有꙾家里的大哥儿叶良,还有......”

      ꈳ刘彩按计划中的设定,把大致的情况报了上去。毡寺潭叶得用一个假名才能出来,当初选择的时候就选ណ了叶姓,也是因为ꊿ名字里恰好有这个字。ដ

      既然姓叶,干ﵭ脆叫叶良辰算了。后来觉槖得不吉쾓利而且太直白,又把辰字给去掉了。

      寺枍潭叶퇼对땙于自己的名字不太满意,他家这一支他这一辈是“潭”字辈,而孩子们的名字푊是根据母亲娄氏所作的一篇赋中的一句“摇光影叶”来ꦹ起的。

      词句倒是好词句,不巧的ᮠ是:寺潭叶上面有两个早夭的兄长姐姐,还有一个出嫁了的姐姐,所以他就占了一䫀个叶字。

      虽然自己感觉谐音不好听,但是这个世界的口音比较近古语,叶字和液字的读音相差甚襞远,就和南方的很多方言一样,所以父母和周围的藂人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      罢了,反正也没有睢谁۫知Ṱ道,寺潭叶也知道悦纳뺗了这个名字。ꕔ

      랒 픭 好一通大出血,商队的整顿工作终于做完了。之后一边通报周国方面,一边开出关城。

      使团先行,然后才到皇商黿的队伍,最后是其他杂七杂八的小队,那些负㘑责护卫的骑兵到了山海关就完成任务,退回去了。

      山海关不愧是名关,武帝兌国建造的山海关关城ࣸ高达四丈有余。而面对着周国的那一面墙体不是通常用的包砖,而且大石块砌成。

      犚 共有前二后一,三重瓮绣城,前面也开挖了广深的护城河。城上ﺻ是被油布包裹着的一门门火炮,马道两侧堆放着滚石檑木等城防用品。

      守关士兵杀气十足,城墙上值守的军士是火枪兵,同时佩一把腰刀。城下守卫的是持长杆枪的步兵,并佩一把腰刀,背一张轻弓,一个箭囊十来支箭。

      在列队的士兵们的注视下,寺潭叶等率人出了城门洞,踏过吊桥,离开了祖国。

      等人马车辆都过了吊桥,渐行渐远,寺潭叶回头望韆了城墙硅上高大的两个砖木城楼一眼。离开了帝国的领土,他忽然觉得自己产生了一种眷恋。大概,自己都没有发觉,长久的生活,已经不经意间融入了这个国度。轻轻的不舍有一种难掩的伤感。䥼

      走着走着,不时有武帝国的斥候轻骑出没。斥候是精锐战士,他们没有上前,只是显示了自己的存在,并记录相互情况,然后又隐没了。

      在武帝国的山海关和周国的榆关之间还有七十迉多里地,这里是两国之间的缓冲地带,所以经常有斥候轻骑出没。甚至,由于两不管,흀有一些匪贼和不堪苛捐杂税的出啐逃农民在这里立足。

      各种黑ࡆ暗的法则在这里横ᜎ行,和两个关城之外的世界形成了对比,算是第三个世界了。当໻然,还没有谁敢来打劫这支使团队伍。 ꐖ

      护卫的骑兵已经回去了,但是负责使臣个人安全的一百名护卫没有走,他们甚至要一起驻守道到周国的鸿റ胪寺的礼宾馆里。双方斥候也接替着为使团警戒,这卷是这个世界的国际外交规则。

      看着周㎞围肥沃的土地㻲撂荒,寺潭叶十分感䦋慨。不久,就过了中界线,武帝国的斥茠候目送使团离去。而周国的斥候迎了上了,一路警戒。

      到了榆关,天色向晚,夕阳中的ᨉ榆关城楼一样的宏伟。周国火红的旗帜和灿烂的夕霞交相辉映,甚是壮观!

      同时代冷兵器时代的城墙防护大体都差不多,尤其是两个相邻的关城。只是上面的人和布置不太一样而ꭃ已,某种程度上,这里已经成为了两国相互比拼威仪的地方。

      펂 你有的,我也一定要有;你没有的,我也想办法先有!后来一位武国先皇觉得这样既浪费钱又显得傻气,就罢了此事。这和三八线上鱖棒軚子国两兄弟怄气颇为相似。

      ᤶ 到了榆关,先报备都有什么人。使团是不必这样的,国书早就递过去了,榆关守将都出来迎接了。

      使团是直接进去了,但是商队就得搜查了。顺富在国内横惯了,当即喊퍏到:“哪用那么麻烦,直接报咱家的名号不䓝就行潲了,䮕谁家皇商后面没有硬靠山!”

      刘彩听后忹,赶忙和他解释:“顺富啊。这南朝人哪里会理奔会你的威风啊,国朝权贵又管不到他们。不用这么多事儿,瞧我的!”

      刘彩走上前去,和周国搜쯻查军官嘀咕几句。往自己袖子里一摸,再和军官又椓是握手亲热一番㚫,然后就回来了。

      “好了好了,这个商队乃是北朝皇商,哪有甚么问题,过去吧!”

      一边入关,顺富一边鄙视道:“噫~都是一个鸟样!”

      ᤫ“有钱能使鬼推磨嘛,再说了,这样不줹也方便吗?”刘彩笑了几下,说道。

      在榆关休整了一晚上,再出发到了周国边关重镇滦州。过了滦州,再到在寺潭叶看来四面漏风的周国九边第一重镇遵化。

      路过了周国的皇陵不远处,周国人礼祭단完之后才到픠神京以东最大的城市萀蓟州,再休整一晚上趧顺便观察周国的风土人情,以为进神京城做准备,如此方不显得⬬措উ手不及。

      不过在寺潭叶看来也没有什么可看的,时间不够,能接触的社会阶层不足,看不出什么。

      蓟州这里到神京还有一百多里,由于懟不是轻装简从,走得慢,得赶两天才到神京城外。

      神京城外十里亭འ,老远就看到神京城高大的影子讛了。周国相关部门官员在此相迎。寺潭叶竟然在欢迎官员名单里看到了从五品的贾政!

      寺潭叶都㻳有种上去拍他一肩膀的冲动,“嘿,存周老哥儿,听说你又打儿子躂了?”

      估计是他没有什么쿺当官的本事,几十年才凭借人脉、资历、家族地位而升了一级。既然你平时在官衙里没什么事干,不如就去凑人数吧,好歹让朝廷的气派显得威风些,不然不是吃白饭嘛。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